企业网站管理系统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休閒情感文章 > 二胎房貸銀行有錢的單身女性

二胎房貸銀行有錢的單身女性

 

 

 

文章摘自《單身女性調查》

作者:吳淑平 出版社:四川出版集團

本書簡介:單身真是輕輕地揮一揮袖,不帶走一片雲彩嗎?單身女性真是那麼神秘莫測嗎?城市對單身女性有什麼影響呢?本書作者對中國四大城市——北京、上海、深圳和廣州的單身女性進行為期近8個月的情感隱私調查,發現每個城……

採訪地點:上海徐匯區山外山西餐廳

採訪對像:賈芳茜

性 格:圓滑、亦動亦靜

年 齡:36歲

職 業:私營企業女老闆

年 收復入:150萬

我覺得婚姻法有時是很不科學的,為了照顧弱者,把保護過分地傾向弱者,這樣會讓弱勢群體產生不勞而獲的思想,會讓一些弱勢群體產生以結婚來度一生的可恥行為。

一名外表很普通,文化不高、沒有什麼特長、臉型很大眾化的年輕女人,一年收入150萬元,似乎很不可思議。可賈芳茜確實做到了,而且完全是憑自己的本事。

如果用一個詞來概括賈芳茜的性格和為人處事的特色,我覺得用"圓滑"這個詞最準確。儘管這篇文章在她核實的時候,被她改成了"成熟",我考慮再三,還是把它改了回來。

如今,"圓滑"已經不完全是貶義詞,特別是在商場上,它已經是公開的秘密,所以,應該算是中性詞了。

賈芳茜開凌志車,住豪宅。她註冊了兩家公司,可是都沒有辦公室,她的辦公室就在她家裡,公司只有兩個人,另一個是她的秘書。

這故事看起來像是小說裡的事,但確實是真實的。讀者可能會猜她是開皮包公司騙人錢財的,或者是做違法生意的,錯了,她做生意靈活得令人歎為觀止。正因為如此,她也生活得自由如風,想刮到哪就刮到哪。

賈芳茜說,哪一筆生意既合法又有錢賺,我就去參加競爭,一般我都能拿下合同。

本文不想探討做生意的問題,所以還是來聽聽她關於單身的秘密和背景。

其實,從法律意義上說,我不算單身女性。但我確確實實單身生活12年了,而且以後還會繼續單身生活下去。

為什麼這麼說呢?我結婚了,而且現在還沒離婚,離不了呀。你聽起來可能會一頭霧水吧?說起來話長啊。

我高中剛畢業那年,父親下崗了,母親沒有工作,家裡窮得有上餐沒下餐。為了讓妹妹讀書,父親一心要我趕快結婚。

 

 

1990年3月,有人把我介紹給同縣一名開飯店的男人。沒多久,最多一個月吧,我們就結了婚。不要說感情基礎,就連結婚之前我跟他也沒有說過三句話。這種事現在聽起來很荒唐,但竟然就發生了。

結婚那天,我就告訴他:我不愛你,真的不愛你,至於為什麼還要跟你結婚,你是知道為什麼的。

他沒太在意。他說,剛開始嘛,以後慢慢地就能培養出感情了。你也不要態度這麼堅決,像個革命戰士。

第二年,妹妹考上了大學,我鬆了一口氣。我有時也努力想跟他培養感情,但不知道怎麼的,總是很反感他。就像你本來不喜歡吃一種食品,卻又要強迫自己去吃一樣,總是很難受。我一直在想辦法逃避。

1992年2月,我終於來到了上海。剛開始,我在一家印刷廠做出納,一幹就是三年。這三年,我幾乎是隱居了,沒有跟他有任何聯繫。我曾托別人告訴他,希望能好合好散,平平靜靜地離婚,離婚後大家精神上都輕鬆些。但他堅決不同意,據說還把我罵得很難聽。

做出納肯定不是我的長期選擇,所以我經常在尋找出路。

1995年9月,我聽說徐匯區一家房地產開發商正準備投放280萬元的廣告,好幾家廣告公司的人都搶這筆單,有的業務員到處奔走。主管廣告業務的策劃總監的姓名和電話,被傳抄來傳抄去。

我在想,如果我能拿到這筆業務,掛靠給哪家公司,誰都會歡迎,誰都會給我掛一個高層職位,以後做廣告業務將很方便。更重要的是,有了這筆單,將改變我的命運。

不可否認,女人做業務比男人有優勢,尤其對男性客人而言。當然,我不是說一定得跟他們發生性關係。做生意的訣竅是:因人而異,與時俱進。有的客戶很討厭太開放的女人,會認為你是以色相來引誘他,他有一種受騙的感覺。所以,女人做業務,必須掌握好開放的度,盡量做得伸縮自如,以免沒有退路。但有一點你可以儘管應用,哪怕用錯了對象,也沒有害處,那就是利用金錢,而且在能承受的範圍內,越多越好。

當我去找策劃總監的時候,說真的,我心裡很虛,虛得說話有點顫抖。我隨便說了一家當時比較有名的廣告公司名稱,我說我是這家公司的業務員,新來的業務員,他沒有問我公司的情況,我才漸漸踏實了點。

去找他之前,我算過一筆帳,也打聽過這一行的回扣行情。通常,廣告公司都會給主管人員10%的回扣,但我一開口,就說除了公司給你10%的報答外,我所有的提成,一半是你的,永遠都是這樣,希望我們能長期合作。

策劃總監很有興趣,但我們畢竟沒打過交道,他還在猶豫。

那天晚上,我約他吃飯,他同意了。這說明他有跟我合作的意向,我很高興。我們談得很投機。

這時候,可能賈芳茜感覺自己說話有點激動,想控制一下,突然站起來,說:"我去一下洗手間。不過,你可別胡思亂想,不要誤以為我跟總監談得投機是因為我利用美色,沒有,絕對沒有。"

賈芳茜回來的時候,顯得冷靜了些。她真是個能伸能縮的女人。

後來,雖然他對我很熱情,但還是沒有答應跟我簽合同。我猜測到他怕到時候拿不到錢。在這種情況下,如果他的熟人也開出跟我相當的條件,這筆單肯定要黃了。

沒辦法,我只有用別人做不到的方法:先支付給他錢。我不擔心給他錢後,他會逃跑。

因為這家地產公司有一定的實力,而且他也不會因小失大。

我計劃先打到他帳戶8萬,但我那時身上連1萬元都沒有。在上海這樣現實而冷漠的城市,不要說8萬,就是8千也很難借到。

想來想去,我只好厚著臉皮向我們印刷廠一位姓蕭的客戶開口。老蕭跟我打過好幾次交道,互相有點好感。我把這一情況如實跟他說了,但我沒抱太大的希望,畢竟,8萬不是個小數目。

也許是我的運氣好,也許是命運的安排,沒想到,老蕭同意借錢給我。就這樣,我神秘地拿下了這筆單。

簽合同那天,我又約總監吃飯,然後把存款單交給他,並給他買了一套高檔西裝。兩個多小時後,我們終於把合同簽了。拿下這份合同,我去找一家廣告公司掛靠,老闆笑得合不攏嘴,給我印了一盒名片,封給我"業務總監"的頭銜。之後,我才知道,這家公司的"業務總監"竟有10多個,幾乎除了老闆和搞衛生的,都是總監了,連接電話的小姐也是"行政總監"。

生意做成了,最應該感謝的人當然是老蕭。我頻頻約他吃飯。而且,一拿到廣告公司劃過來的廣告款,我就把錢還給他了。

老蕭那時已經45歲了,但對一個男人來說,還不算老。而且,我認為這個年齡的男人最有魅力。他的情況跟我差不多,也是有著沒有愛情的婚姻。他的婚姻是父母包辦的,老婆是農村人,沒有文化,身體也不好,所以一直在老家。他有一個女兒,在上海讀書。他女兒放假的時候,會回老家濟南看看母親,但老蕭也是跟我一樣,好幾年沒有回家。

也許是同病相憐,我們不知不覺地好上了。老蕭從小就做生意,在生意場如魚得水。這些年來,他每年都可以掙五六十萬。說實話,跟他同居後,我越來越欣賞他,也跟他學了一些做生意的竅門。

我們本來約定,雙方都離婚,然後我們再結婚,但這時候不幸的事又出現了。我老公也來到上海,並四處找我。我讓我妹妹轉告他,只要他肯離婚,我給他30萬元。

可能是因為老家的人傳聞我很有錢,他獅子大開口,稱一定要給他100萬,否則別談離婚的事,要把我拖到死,讓我不得安寧。

就這樣,我躲著他,搬到了一處新買的房子住,這個地址,除了我妹妹和老蕭的女兒外,沒有別的親戚、朋友知道。

這一躲,就是三年。這三年來,我的生意出奇的順利,我每年能掙一百多萬。

1998年10月,老蕭離婚了,他催著我快點離婚。可是,這時候離婚是多麼可怕的事,按婚姻法規定,結婚期間,夫妻的財產共有,也就是說,我辛辛苦苦掙來的錢,還要分一半給他,那是多麼的荒唐。這時候,我的個人財產已經有500萬左右了,每當看到法院判離婚案件,我都很害怕。一想到要白白地送250萬給一個我不愛的人,我就覺得很不公平。我一再妥協,答應給他50萬,可是,他得寸進尺,後來竟要求我給他300萬,才肯離婚。

老公叫我妹妹給我傳口信,說如果不給300萬,就要把我拖到死,讓我沒有好日子過。

我一想起丈夫,想起婚姻,就有一種恐懼感。我的婚姻簡直是鬼,把我纏得噩夢連連。

我覺得婚姻法有時是很不科學的,為了照顧弱勢群體,把保護過分地傾向弱者,這樣會讓弱勢群體產生不勞而獲的思想,會讓一些弱勢群體產生以結婚來度過一生的可恥行為。所以,娶有錢人,嫁有錢人,這股風逐漸盛行,形成了一種不良的社會風氣。特別是當弱勢群體是男人時,就更加噁心。我越想越對婚姻感到恐懼。

我不敢惹他,只好避而遠之。

後來,老蕭的生意主要在外省,經常兩三個月才回來一次。和老蕭是有愛情沒婚姻,當然不算夫妻。我就這樣"單身"過了整整12年。

沒錢的時候,總以為有錢的人很幸福,可是,等到自己有錢後,其實也沒有覺得有多大的幸福。相愛的人要偷偷摸摸地在一起,不相愛的人卻要跟他財產共有,你說,人活到這個結果,還有什麼意思?

我的生活漸漸頹廢起來。現在,除了做老客戶的生意,我一有空就打牌,不管跟誰,我都能打得天昏地暗。奇怪的是,我很少輸錢,贏的次數比較多。有時我真想把錢賭掉一些,即使賭輸了,也總比被人逼著白送給他好,但我的運氣就是好,賭了這麼幾年,還賺了一點。

跟我在一起玩的那班姐妹都比較有錢,她們的老公都經常在外地做生意,有時閒得無聊,她們會去酒吧、夜總會找"鴨"玩,我也被她們拉去一次。有時想想真是有點變態,但這都是長期壓抑造成的。

老蕭為了我而離婚,但我卻沒法離婚,好在他從來不催我,我們就這樣過著另類的牛郎織女生活。

我和老蕭都沒想要孩子,一方面,是因為多年闖蕩習慣了,覺得孩子是累贅;另一方面,雖然我們現在還相愛著,但我們都不敢保證以後還會長期在一起,更不敢保證會結婚。畢竟,他的年齡好大了。以前沒感覺他老了,現在發現他的臉上已經有了老人斑。

我跟老蕭現在也有個感情裂縫。當然,這個裂縫並不是老人斑引起的,那沒什麼大問題。主要是他女兒一直對我很排斥。不管我對她有多好,不管我怎麼幫助她,她總是不理我。她在我和老蕭之間產生了一堵牆,所以婚姻離我就更遠了。

我不知道這種另類的單身日子還要多久。人生真是悲哀啊。

跟很多受採訪者一樣,賈芳茜也說這是她第一次跟記者說出自己的情感秘密,希望在發表的時候,做一些技術處理。所以,在一些細節上,我省略了。

賈芳茜說,單身女性跟記者打交道是很危險的。我說,記者又不是強盜,有什麼危險的?她說,跟你們在一起,經常沒有隱私,一不小心,秘密的故事可能就上報紙、雜誌了,還不危險?我笑。她說,不過,跟你們在一起,說說話,也是一種減壓的方式。

看來,再有錢的單身女性,再堅強的女人,也存在一定程度的精神壓力。有時,這種壓力被表面的光環所掩飾。

有人認為,不管單身男性還是女性,只要有錢,一切壓力就可以解決。其實,不一定如此。有些壓力反而是因為有錢才帶來的。

財富可以解決很多個人問題,但婚姻畢竟是兩個人的事,需要雙方共同坦誠地對待。如果一方出於報復心理,就會使問題複雜化。現代社會,從一而終的思想觀念已經逐漸淡化了,人們早已普遍認為,沒有愛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。既然已經長期努力,產生不了愛情,又何苦互相折磨呢?

另外,賈芳茜也完全不必緊張於自己的財產,按婚姻法規定,夫妻分居兩年應該准予離婚,如果她向法院申請離婚,是會得到支援的。她應該化被動為主動,這樣,就不會認為婚姻是鬼了。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2-04-15 12:26:33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  • 花蓮旅遊溯溪民宿--花蓮住宿資訊網
  • seoul 關鍵自優惠方案,網頁設計免費,網路廣告行銷,花蓮民宿推薦,花蓮民宿排名,花蓮名產店
  • 版權所有:蓮花排名軟體-蓮花排名共享 地址:花蓮市國聯四路84號 電話:03-8338213
Powered by  MetInfo  3.0 ©2008-2017  www.MetInfo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