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网站管理系统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休閒情感文章 > 分居兩地男友悄悄娶了別人

分居兩地男友悄悄娶了別人

 

 

 

話題:不知從哪一天開始,兩人的聯繫漸漸變少。寧寧的工作比較忙,她近乎忘卻了自己還有個戀人在南通。2010年2月2日,寧寧無意中從同學那裡聽說,“阿風結婚了!”

工作不在一起,愛情還會長久嗎?阿風用“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”來安慰寧寧

“我們已經分手了,還有什麼好說的?”阿風極其冷漠。

“我只想知道,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”寧寧的眼淚簌簌往下掉,阿風在電話那頭看不到寧寧有多麼傷心。

寧寧和阿風是大學同學,大二那年正式成為戀人。2008年7月大學畢業,寧寧跟父母說了阿風的情況。家人的態度讓寧寧大吃一驚,“他要是能在南京安家就行,否則趁早別談了!”寧寧埋怨父母太現實,“憑什麼,你們憑什麼這麼武斷否定我的愛情?”

寧寧不會因為一點阻撓就動搖自己的決定,索性鬧了幾次離家出走。看寧寧固執己見,父母只好口頭表示:“你要是這麼較真,那就先談著吧!”可當寧寧剛要把這勝利的喜悅告訴阿風時,他卻說:“我得回南通了!”

這對寧寧而言無疑是晴天霹靂,“你不是說好留在南京的嗎?”阿風面無表情,“留在南京的成本太大,你跟我去南通吧!”這怎麼可能,寧寧也有自己的底線,況且她的父母不會同意,“你為什麼要這樣選擇?”“在南京找不到好工作,南通的單位已經聯繫好了。我掙到錢再回南京唄!”阿風面露愁容又躊躇滿志,寧寧不忍心再質問他,“好吧,那我在南京等你回來。”

工作不在一起,愛情還會長久嗎?阿風用“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”來安慰寧寧,寧寧在南京,他在南通,兩人一月只能見兩次。寧寧每個月都會問,“什麼時候來南京買房?”“現在買不​​起,過幾年再說。”從2008年9月到2009年9月,阿風一直這樣回答寧寧。

不知從哪一天開始,兩人的聯繫漸漸變少。寧寧的工作比較忙,她近乎忘卻了自己還有個戀人在南通。2010年2月2日,寧寧無意中從同學那裡聽說,“阿風結婚了!”寧寧像被電了一下,“你們啥時分啦?”同學的語氣像是在講戲劇。聯想到自己和阿風這半年確實有點不對勁,寧寧雙手發抖著發簡訊問阿風怎麼回事,“不是說了來南京過年的嗎?”阿風沒有遮掩:“你要我在南京有個穩定的工作,再買個房子是吧?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,死了這條心吧。”他的話夾雜著火藥味。“你忘了許諾,忘了我們過去的回憶?”“我不記得,沒什麼好說的了!”

阿風用“已經分手”來解釋兩人這半年的關係變冷。“可我們根本沒提分手啊!”“分手非得說出來嗎?”阿風真的不要寧寧了,他的冷酷變成寒風,正冷冷地灌進寧寧的身體。

他抱著寧寧,唱《風箏》: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容易擔心的小孩子……所以我將線交你手中卻也不敢飛得太遠……

寒冷的冬季,寧寧整夜整夜地抱著枕頭咬著牙顫栗。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寒意,想起和阿風在一起的點滴,寧寧心痛到無法呼吸。

2006年10月,寧寧在姐妹們一致不看好的情況下,和阿風走到一起。阿風不是個好學生,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小混混的叛逆味,讓寧寧著迷。在別人面前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面孔,只有在寧寧跟前,阿風才露出他深藏著的溫柔。寧寧感冒了,他陪寧寧去掛水。給寧寧講打架的故事,他講得繪聲繪色。阿風還擅長歌唱,他抱著寧寧,唱《風箏》: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容易擔心的小孩子……所以我將線交你手中卻也不敢飛得太遠……

寧寧喜歡寧海路一家麵館的雞湯麵,阿風每週都會帶寧寧去一次。給寧寧買可口的生煎包,阿風會看著寧寧吃,他像一個兄長,眼神裡的寵愛讓寧寧的心和胃一起沉浸於溫暖中。

南京很多地方都有兩人的繽紛過去,2006年冬天兩人在新街口的商場裡為一件事吵鬧,最後阿風對寧寧做出了讓步,帶她去吃羊肉火鍋;2007年秋天的一個下午,兩人打著傘去雞鳴寺燒香,站在寺院裡看著煙霧縹緲的玄武湖,寧寧說南京太美了,要是能住在玄武湖邊多好啊!阿風說,“以後有錢了在湖邊買大房子。”……真是太多了,寧寧心情不好,阿風會拍著寧寧的肩膀安慰寧寧,“怕什麼,有我呢!”

讓寧寧失魂落魄的是,阿風離奇地結婚了!他的結婚是不是意味著,以前他的懷抱肩膀都屬於寧寧,如今呢,他擁抱的卻是別人。

寧寧躺在床上拉著阿風要他別走,他卻拒絕了寧寧,“我得回去,現實就是這樣,我必須得回去,否則我對不起你們。”

以賭氣的心理去排斥阿風,可寧寧無法強迫自己不去想阿風。想到阿風,寧寧雙目緊閉,感覺自己像一隻受傷的蝴蝶,在風中痛苦地飄來飄去。

2010年3月1日,寧寧悄悄趕往南通。下了車,睜開茫然而驚惶的眼睛,沒有熟悉的身影來接寧寧。一切已成定局,寧寧唯一能做的就是忘掉阿風,“我只是再來看他一眼。”看一眼,也許才能釋然。

寧寧覺得阿風不會是因為不愛她才跟別人結了婚,可他竟然跟別人成家了,寧寧淚光盈盈。阿風對寧寧的不約而至並沒感到意外,“來一趟也好!”他的淡然讓寧寧無法聲嘶力竭地哭鬧,寧寧強壓著隨時會激烈波動的情緒,“你要親口告訴我,為什麼要這樣做!”

阿風沉默了片刻,盯著寧寧看了看,又端詳起自己手中的杯子,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,“咖啡苦吧?”寧寧搖搖頭,露出極不自然的笑,“不苦。”阿風一口喝下去大半杯咖啡,他的喉結動了一下,寧寧彷彿能聽到咖啡順著他的喉嚨滾熱流淌的聲音,“燙吧?”寧寧心疼得差點要哭。

“不燙!”阿風說,“我們不合適,我在南通過得很舒服,為什麼要跑南京去呢?何況咱買不起南京的房子,你家人不會同意你來南通。就這麼簡單,你非得較真幹什麼呢?我們這樣平平靜靜地結束多好啊!沒有疼痛……”“沒有疼痛!”寧寧站了起來,很想端起杯子裡的咖啡潑向阿風,“你來我心裡看看,看看有多大的窟窿!”“你激動了,坐下!”阿風起身按著寧寧的肩膀,他的手臂溫柔而有力,寧寧的怒火頓時蒸發,寧寧像一株被風折斷的花氣息奄奄,“我做錯了什麼!”

“你沒有錯。你不知道,我的家人整天給我安排相親!”阿風把杯子裡剩下的咖啡一飲而盡,“我也不想去……不過還是去看了幾個。有一個女孩蠻好的,而且跟你很像……我家人也很喜歡她。談了半年,我們很低調地結婚了……”

寧寧變成一朵枯萎的花,被秋霜打過,蒼白而憂傷。所有的委屈與怨言此刻全部化作淚水,蔓延在阿風眼前。“你還愛我嗎?”寧寧把阿風遞給她的紙巾揉成團亂擲,寧寧顧不了這是大庭廣眾之下。阿風紋絲不動地坐著,他凝視著窗外,沒有看寧寧。

 

一分鐘過去,寧寧安靜下來,“那我走了,祝福你,祝福你們!”寧寧想回南京。阿風要寧寧再坐一會兒,“你這樣走,誰放心?晚上留在南通,明天送你回南京。”其實寧寧並不想走,想讓阿風多陪一會兒。

晚上,阿風帶寧寧去吃海鮮。寧寧沒吃多少東西,她的臉蒼白如紙,眼淚止不住地掛在雙頰上。阿風哄寧寧,“南京好男人多呢,別傷心啦。”“你……你想讓我當剩女嗎!”寧寧無力地俯下身子,她的心如冬天的花園一般死寂。“很難想像,幾個月前,我們還是情侶,此時此刻卻已是兩個世界的人了。”

寧寧喝了很多酒,阿風沒有阻攔她。最後,在賓館,寧寧躺在床上拉著阿風要他別走,他卻拒絕了寧寧,“我得回去,現實就是這樣,我必須得回去,否則我對不起你們。”寧寧用哭鬧也沒有留下阿風,他回家抱著老婆,讓寧寧選擇了獨守賓館。房間空調開到30℃,寧寧還是會不斷打冷戰,世界如此寂寞。

第二天凌晨,寧寧起床了。在阿風要送她之前,寧寧爬上了回南京的車。寧寧害怕再看到阿風,看到他寧寧會喘不過氣。

回到南京,寧寧自此愛上了酒吧,她時常把自己灌醉。寧寧真的希望能有一杯忘情水,喝下去,忘記他,可忘記太難

編者心語:

有人說,大學時的戀愛不過是熱身,畢業後即無疾而終,即使結婚也不久長。青春過早地交付,心靈過早地疲憊,責任卻不曾駕臨,速熱速冷,已在意料之中了。愛情雖不能照搬照抄,但亦不必純乎追求個性,當別人都認為該人不可交的時候,應該遠離。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,應及時從一段不再光鮮的愛情裡抽足。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2-04-27 13:35:11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  • 花蓮旅遊溯溪民宿--花蓮住宿資訊網
  • seoul 關鍵自優惠方案,網頁設計免費,網路廣告行銷,花蓮民宿推薦,花蓮民宿排名,花蓮名產店
  • 版權所有:蓮花排名軟體-蓮花排名共享 地址:花蓮市國聯四路84號 電話:03-8338213
Powered by  MetInfo  3.0 ©2008-2017  www.MetInfo.cn